您现在的位置:2020年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> 学科站点 > 政治 > 正文内容

压房租、涨租金长租公寓收房员两头忙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08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原标题:冷暖2019|压房租、涨租金长租公寓收房员两头忙“2018年,抢到房源是‘英雄’。

  
 

   2019年,压低房租是‘好汉’,随着北京房租整体下降,长租公寓经营愈发不易,想办法能多赚一点是一点儿!”北京某长租公寓收房员王刚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2019年全年,北京的租金都处于下降趋势中,实际下降程度要比表面上的数据更明显,只是有些机构都不对外宣讲罢了。

  
 

   长租公寓运营机构在想办法两头‘吃’,一边压低房东的房租,一边上涨合租租客的租金。 ”租金上涨“魔咒”消失了对于2019年的北京租房市场,从业多年的某长租公寓收房员王刚感受到了一丝寒意。 “2018年,租房市场上行,我们收房的时候,拼的是快速抢到房源。

  
 

   2019年,租房市场走低,我们收房的时候,拼的是怎样压低租金。

  
 

   ”王刚感慨地说。

  
 

   这一变化在机构的报告和数据中也有体现。 贝壳找房近期发布的《2019租客居住报告》显示,2019年,北京租金下降幅度为%。 对该机构的数据,王刚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其实,北京租金实际降幅要比一些机构对外公布的数据更为明显,在北京四环外一些距离地铁站较远区域,租金下降幅度超过了30%,全北京整体租金降幅在20%左右。 ”王刚经常在马驹桥区域收房、租房,他发现这个区域的租金一路走低,2019年降幅在20%左右。

  
 

   “产业疏解、企业外迁等因素是导致房租出现下降的主要原因。 比如,北京大兴新机场建成投入使用,使得租房人数逐步减少,顺义后沙峪和花梨坎区域的租金降幅在25%左右。 ”与房东谈降价,收房员发怵“为了降低成本、提高收益,长租公寓运营机构在想办法两头‘吃’,一边压低房东的房租,一边上涨合租租客的租金。

  
 

   ”王刚回忆说,自己为了劝说海淀区一个小区业主降价,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。

  
 

   这位业主与王刚所在长租公寓机构签了5年的租赁合同,按照合同约定,每月租金万元,5年内每三个月以5%的幅度逐渐递增。 如今每月租金涨至万元。

  
 

   去年11月,由于公司经营吃紧,王刚不得不压低收房成本,他劝说这位业主降价,但业主并没有同意,他又多次打电话与业主沟通,业主仍然犹豫不决。 王刚按照公司要求给出了两个方案,一是赔偿两个月的房租直接解约,二是将每月租金降为8500元,重新签订后补合同。

  
 

   最终,房东同意降价,继续将房子租给王刚所在机构。 与房东博弈并非易事。

  
 

   “我都发怵了,公司不赚钱,领导就这么交代的,我还得硬着头皮去找房东谈降房租。 ”王刚无奈地说,公司单方面将合同约定的租金压低30%,这不是件容易的事,遇到可以讲价的房东,赔偿两个月房租解约;遇到坚持不讲价的房东,既不同意解约,也不同意降房租。

  
 

   提起“战果”,王刚还是略感欣慰。 “经过我们的努力劝说,大部分房东都会选择降房租继续将房子租给我们。

  
 

   不过,周边的中介机构也随行就市,遇到坚持不讲价的房东,就少降点,遇到可以讲价房东,就多拉低点房租。 我们也是打工的,只能听公司领导的指挥,但是总感觉自己有点‘心虚’。

  
 

   ”新京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,在北京,去年以来,此类遭遇的房东屡见不鲜,租金普遍下降10%至30%不等,较明显的降价区域主要是在三环以外。

  
 

   抢房“后遗症”叠加拆隔断,成本转嫁给租客那么,为什么北京长租公寓运营机构如此大范围降低收房价格?对此,王刚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主要原因是一年多以前抢房源‘大战’留下的‘病根’,当时租金呈上扬趋势,谁都没想到北京房租会跌。

  
 

   于是,各个长租公寓运营机构开始高价抢房源,当时大家想的都是抢到就是赚到,不仅可以获得租金上涨的差价,还能通过打隔断创收。

  
 

   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整治隔断房,‘创收’也断了来源。 ”“但我们还得尽量维系收入。 2019年,长租公寓运营机构的经营压力不仅传导至房东端,还同样传导给了租客端。

  
 

   整租的客户感觉房租降了,但合租的租客们则面临着涨价。

  
 

   因为随着一些长租公寓拆了隔断,增加的成本转嫁给了合租租客。 ”王刚向记者坦言,原本的房间数减少近一半,公司只能想办法从其他房源找回损失。

  
 

   王刚的同学最近就遭遇涨价。 “我那个同学租住海淀区紫竹院附近的长租公寓。 隔断拆除之后,原先的五室减少为三室,每室每月租金涨400元。

  
 

   考虑到搬家的时间和费用,在我的劝说下,同学还是选择忍了,先在原处住着。

  
 

   ”对于此类情况,北京多家长租公寓机构的通常做法是:如果租客不接受涨房租,长租公寓运营机构可以给租客安排其他新住处,并承担搬家费用。

  
 

   但此举并不能得到部分租客的认可。 “长租公寓运行机构另行安排的住处总会有不合适之处,比如距离和交通,而且搬家不仅耗费钱物,还会浪费时间,公司也不可能处理得面面俱到。

  
 

   ”王刚和赵杨(化名)等多位收房员表示。 谈及新的一年,王刚说,经过这一年的降价,北京的租金应该会稳一点。 “希望市场能好转一点,工作能容易做一点。 ”新京报记者张建(责编:王子侯、孙红丽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